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 热门搜索 :
当前位置: 首页 > 萌茁 > 萌茁

所有分类

浏览历史

© 2005-2017 小时候家里人口多爷爷奶奶三个叔叔一个姑姑,还有我们兄弟四个父亲在县城工作家里的重担几乎全落在瘦弱的母亲身上。除了挣生产队的工分回到家里还要生火做饭浆洗缝补照料一家老少的生活。记得我家有一盏铜灯台每到晚上喂猪吆鸡关门一切收拾停当之后,母亲就拨亮灯捻盘腿坐在炕头开始纺线。她右手摇动纺轮左手捏着棉花穗子一收一扬就神奇地扯出一根细细的棉线来绵绵不断。昏黄的灯光下母亲的身影投射在墙壁屋顶上十分高大。躺在被窝里望着满屋黑魆魆的投影,听着纺机嗡嗡的蜂鸣在穿新衣新鞋的幻想中渐渐入睡。往往一觉醒来五更深夜母亲还在劳作炕头已堆起许多线穗子。在那贫困的岁月母亲靠着一双勤劳的手青灯孤影织布纺线撑起了一家人的生活。那跳动火苗的灯盏寄托着全家人的希望那纺机嗡嗡的蜂鸣声是我童年最优美的催眠曲。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